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 A+
所属分类:原创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电影对照现世提出的两种困境:各个当事人的善意因果层层相连,世代的悲剧难以摆脱;放到现代,也正是法的判决,在根本上难以企及的两个层次。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近年韩国电影除了资源丰沛,在题材、制作上更逐渐有许多先步亚洲的大胆尝试。《与神同行》改编自同名漫画系列的电影,花了六年的时间制作、拍摄,斥资更是超过400亿韩元,金容华导演除了在特效上的超高预算、演员的华丽阵容外,实际观影正片后,更觉得无论结构、象征、转折与社会省思都做得相当出众。而在公开的幕后制作中更可以看到以水、火、铁、冰、镜、空气、沙等自然元素,所呈现的七种地狱样貌,加上令人叹为观止的视觉特效,大大满足大众对于地狱的想象。

【转世前的七场审判:地狱宇宙观】 全片的宇宙观本源于佛经写道,人死后要经历杀人、懒惰、说谎、不义、背叛、暴力、天伦的七道审判,才能再度转世。身为消防员的金自鸿,因为一次救灾的意外于火场殉职,在他死亡的同时,出现了三位地狱使者,要帮助他同行,通过七场审判。 整部片一大高明之处,在于同时形塑「阴间」与现实的距离与亲密感。地狱审判的规则简易分为宣读罪状的判官,辩护的地狱使者和宣布判决的大王,遥遥对应了现代法庭检察官、律师、法官的三角色。同样巧妙的设计,把地狱的各种器物时空设定在距离现代约莫数十年前,新旧不一,同样有山车、缆车、旧式计算机交织在壮阔的山河雪地荒漠中,人物的服装亦古今夹杂,制造出有别于传统地狱阴溼惊悚的形象,给观者一种新的,时空不定的纷乱感与玄妙感。另要以画面去形塑阴间的工作是相当困难的,大量运用亘古不变的、广阔的自然景观,将生死边界染上自然的雄伟、浩大与不可测。同时在后期与人间几次接壤的桥段,也能连接得无有违和感。

【所谓「贵人」:高贵的死亡】 金自鸿在刚被带到阴间同时,就被使者扣上了「贵人」的光环。贵人意味着高贵的死亡,说明一名消防员的殉职似乎再恳切不过,但正当三位使者以为可以轻易地度过所有审判同时,越来越多问题,伴随着对金自鸿生命的疑问一一化成恶鬼浮现。 就剧情的结构来说,这样的设定是相当工整的、典型的关卡、英雄电影。主角是与众不同的被选中者,而关卡非常明确(甚至在开影前就已经宣告的),要顺利通过七级审判。在每一个地狱审判的连接,片中都用了非常敏捷、紧凑的节奏,并以不同的步调变化减少一层层事件的重复感;而因为身为「贵人」的身份,金自鸿直接被免除了冰冻之刑的不义地狱审判,以及破碎之刑的背叛地狱,对于全片的节奏来说,也是一个相当机敏的选择:让其余的审判扩增在两小时片长的占比篇幅,增加其情节的深度与前后粘结伏笔,同时也没有遗落向七七四十九天审判致敬的形式美。

【冤死鬼现身:弟弟金秀鸿之死】 原先平顺的剑树林横越,忽然因为冤死鬼的出现,扰乱了阴间万千恶兽,带来一场大风暴。同样惊呆的三位使者,也逐渐对金自鸿单纯良善的身世产生了困惑,因为冤死鬼的出现代表死者家人遭遇不测,同时承受了不白之冤。这件事也使得使者之首江林,不得不暂回人间调查,以应付接下来大王的审判。冤死鬼的复仇之怒会使阴阳界大乱,也会让金自鸿的转世之路难行。经历乔装推敲之后,江林惊讶地发现冤死的,竟是金自鸿尚未退伍的弟弟。 支线的展开,并无可避免地穿梭原本七审判的架构。而展开的金秀鸿的一生其实体现了《与》全片第一个重要的概念:人的善恶是脉络的,与他人不可分的。另弟弟金秀鸿死于同队关怀兵元东延的擦枪走火,而元东延因为怯懦的个性,是队伍上长期被霸凌、贴标签的弱兵。中尉在赶到意外现场后,却因为贪婪之心,害怕影响自己的升官之路而选择湮灭证据,怎知金秀鸿被掩埋的时候并未死透,活活受了一天活埋的凌迟,而变成充满恨意的冤魂。

【暴力与天伦地狱:家庭的悲剧】 按照使者启程前的说明,七场审判的顺序,是按照罪行由小到大而排列的。随着贵人金自鸿的审判进入最后两关,他未知的、最深层的罪行指控也即将被揭露。判官读出了他在中学的一个夜半,曾经殴打营养不良,娇弱的弟弟。金自鸿无从辩解。而在德春试图默读最后一场天伦审判的内容同时,竟不可置信地发现金自鸿在中学那年,曾意图杀害瘖哑的母亲与弟弟再自杀,于未遂后因罪恶展开了离家十五年,寄钱回家无颜面对家庭的生活。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阴间审判律法第一条,在生前取得当事人原谅之罪,无罪。金自鸿竟就这么通过了所有的审判,转世为人。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三位地狱使者在旅程中的定位】 身为三位地狱使者,江林、解怨脉、李德春在角色的设计上,各有各重要的剧情推动位置,以及媒介的沟通功能。李德春具有默读诉状的能力,代表着使者的温柔与坚强。解怨脉明快,对生死有绝对理性的干脆,而身为使者之首的江林,反而时时受着阳间情感的诱惑,一次一次禁不住阴阳两界人的情感,去干预生死,甚至执意驯服并复活了原本应该被消灭的冤鬼金秀鸿。而江林跟解怨脉不曾停息过的内部争执,也正反映对于生死,宇宙观(理性)与观众方(感性)的不停碰撞。在江林一次一次违例,只想帮生死人进行和解、偿愿的过程中,给予的同时也令观众省思,感性的生死观使在世者增添了什么?抑或失去了什么?

【恶的重量:金秀鸿的怨恨风暴】 当自鸿在进行岌岌可危天伦审判的另一边,金秀鸿的灵魂正看着母亲为了自己的冤枉,以只身走进军营抗议的画面。而当亲眼见到自私的中尉在羞愤下推倒母亲的画面之后,原先,作为交换条件所放下的复仇怨恨,全在那一刻失控爆发了。电影最美的是诠释怨恨的具象化。以庞大风暴演绎一个人在盛怒的绝望之下,砸毁一切的本能,摧毁阴阳两界一切戒律,使所有碎片胡乱碰烂。回顾金秀鸿的一生,只有无尽的苦与恨,生来接受困窘残缺的家庭,瘖哑的母亲,罪恶逃走的哥哥,军旅作为他实践法官梦想的基石,却在幽闭的环境里因为种种失误与私利枉送性命。这种一生压抑奋力,终是功亏一篑的毒怨爆裂开来,成为毁天灭地的力量。而隐喻上,真实世界里的我们,比起平板的金自鸿,大多数人更象是生在世代悲剧里,生来就只能面对无数逆变,奋力仍一再被击溃的金秀鸿。金秀鸿毁天地的怨怒另一方面也象是全片编者对于当代青年的怜悯,在贫富歪斜、集体主义、封建陈规的韩国社会里,人们一生下来注定是承担无数恶意的逆袭。

【爱的重量:母亲的最终谅解】 天伦地狱的辩护无疑功败垂成,德春急于阻挡欲使金自鸿陷入无边流沙的判决宣布,情急下对阎王吼出:你什么都不懂。但阎王反驳以无人知晓,最残酷的真相:当晚母亲是清醒,知晓也接受自己将以这样子死去。这是金自鸿永远无法抹平的遗憾,对母亲的歉意,也使他自愿沉降于无底的刑罚。却是,托梦里,母亲说话了,无边的爱包覆了这些大恶、小恶,母亲早原谅了亲生孩子的错,母亲把错都往自己的残缺背揽,悲伤独自收束。

【以阴喻阳,对当代法的省思】 探究全片带来的旨意,阴间审判被设定为一个纯道德的、理想中的一种审判形式。但随着剧情推展,大王跟判官也各有自己的私欲与怠惰,是相当牴触的。好的虚构文本,所反映的问题该与真实社会连结,在此转折,或许这趟地狱之旅,编者意在言外想点出现世法庭判决的种种困境。 对照剧中提出的两种困境:各个当事人的善意因果层层相连,世代的悲剧难以摆脱;放到现代,也正是法的判决,在根本上难以企及的两个层次。除了在地狱象征性使用的「业镜」,不同举证所会引起的迥异判决,各种事件因果相连所产生的侦查、审判的困难,以及判得了当下要素,无法透过判决解决一整个社会的困境,这种种,不也正是被一般民众期待为「理想」的现代司法形式,难以解套的缺陷?而在这种种的缺陷之下,或许一切善恶都会被模糊以及失误,但唯有原谅,可以弥平一场爱、恨与罪恶拉扯出的裂痕。《摘自:陈咏崴》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东方文化自古都有地狱之说,据传中国自从周朝以前就有阴曹地府之说,只是无论在哪一个文化体系底下,都认为掌管阴间的阎罗王能一眼识破亡者功过,予之公正判决。《与神同行》的阴间概念基本上是我们东方人熟知的「因果业报」和「转世轮回」理论,但却结合了现代司法诉讼体系的「检、辩、审」三大机制,加上阴间世界不但有神话色彩的景像,亦有科技特色的设备融合其中,因此共构成一幅「 现代与传统交织的奇观 」,颇带点后现代的创意风格。

若深入体会《与神同行》的主题,会有罪与罚背后的爱与救赎的强烈感受。以片头揭示的《佛说寿生经》角度来看,亡者在阴间的审判可视为「因(罪)果(罚)报应」的天地定律。然而,罪有「形式和实质要件」之分,男主角行为上虽有程度不一的「形式要件该当性」,但绝无构成实质要件的具体内涵,所以这就形成了《与神同行》剧情冲突点最大的来源。因为这种「形式与实质」的对立带出了「公平正义的真正内涵到底为何」的辩证(「动机、手段和目的」之间的价值竞合),但人生谁能无过?有过是否等于有罪?有罪是否等于一定违反公义法则?有心之过是否值得获取原谅?无心之过需不需要两造之间的互为理解与接纳?以上都是《与神同行》大加着墨之处,不但强化了剧情张力,加上法律与情理之间的冲撞火花极强,所以也给予了观众有别于「法庭冰冷」和「阴间绝望」的温暖氛围。

此外,正反双方辩论的过程更触及了「令人动容的真相」,所以每一关「罪与罚」的审判所揭露的事实都是感人的独立事件(别有隐情的兄弟阋墙、同袍间的信任与背叛、母子对彼此的牺牲付出),其共同点都是「爱中有悲、因悲牺牲、生命救赎」的特色,最后再统整于「家庭亲情」的剧情架构之下,不但产生了极大的情感渲染力,也加强了剧情的厚度。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贵人」的死亡最终仍换来了转世成功,却如此悲哀,归因于亲情牺牲的爱,剧情设计上,为原本只有是与非的结局做了一个极为凄美的歧出:一个名实不相符的胜利,弟弟与哥哥在梦中与母亲和解,但无边的遗憾仍难填满,生命已逝。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西游记》现多被视为奇幻巨著,但故事情节实为作者吴承恩对时政的巧妙针砭。而《与神同行》却有如现代韩国版的《西游记》。好比剧中判官,一搭一唱,不求事实真相,只见自身仕途。掌管说谎地狱的泰山大王行事鲁莽,草率下令以极刑惩治被告。说实在的,陪伴着金自鸿的三位使者,也显然不是天生乐于助人者,而是深知护送贵人转世,能为自己争取到投胎机缘,才会如此奋不顾身。更值得令人玩味的是,解怨脉还曾说道,如果自己要投胎转世,也得挑个富二代,否则不如留在阴间快活,也呼应了金自鸿死时表明不愿投胎的相同感受。显然,韩国严重的阶级问题连死人都有共鸣,宁死也不愿回去受罪。这也更直白显示了其故事核心精神绝非怪力乱神,而是讽喻韩国当下时局。

2010 年曾爆发一起韩国第三大集团 SK 集团创始人之姪因为僱佣问题而举棍暴打油罐车司机十几下,边打边喊价,如「这一棍 300 万韩元」。在四年后,大韩航空社长之女以乘客身分搭乘自家飞机,只因为空服员在未请示她的情况下提供了她夏威夷果仁,且没有拆开包装倒在碟子上,便要求飞机折返,并当场赶出座舱长。连串事件皆引发全国愤慨,使得韩国财阀世袭问题一再被摆上台面。不只财阀。2016 年,韩国更爆发时任总统朴槿惠的一连丑闻,其亲密友人崔顺实之女得以走后门进入名校。反观,象是金自鸿这般为了抚养年迈母亲、栽培弟弟当法官不惜燃烧生命的平民百姓,哪怕再辛勤努力,也只能维持生活所需。事实上,金自鸿其实就是一个完人,综观全片剧情,发现如此全然良善之人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但编导如此编排的理由,不难理解,无非是想要供多数观者心理投射,彷彿在提醒大家:你我都是金自鸿。

另有关军中霸凌问题,在电影里处理得较为隐晦,但一样放大了长官为免影响升官,而不惜遮掩罪行的剧情。这段情节同样也呼应了韩国部队当中的种种黑幕,依据过往的一项统计,从 2012 年至 2016 年,军中每四天便会折损一人,六成是自杀,且真相未明。

一如《韩语:택시운전사/택시运转士;英语:A Taxi Driver,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等多部韩国商业电影,《与神同行》不仅仅是大规模的商业制作,更对社会议题多有指涉。先是引人入胜,接着耐人寻味。至于为何身兼本片编导的金容华要将漫画原创主角平凡上班族改为消防员孝子,又有暗渡陈仓之意。实际上,金容华是韩国影坛出名的孝子,他年幼时为了筹措母亲的住院费,休学在菜市场卖腌咸鱼长达七年之久,直到母亲与父亲接连过世后,仍要偿还家里债务,还得抚养家中两个弟弟。他获奖无数的大学毕业制作《咸鲭鱼》便是在讲述当年他持家照顾母亲的故事。因此,他在《与神同行》显然夹带着了他对母亲的思念,情感特为真诚恳切,金自鸿也是金容华自己。

我们活着的人谁也没有到过彼岸,藉着《与神同行》我们渡过冥河,游历了一趟地狱。人生有太多灰色地带,无纯粹的好人或坏人。在善与恶、罪与罚、天堂与地狱间都是人心的显现,而非客观的事实。也或许在“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的因果循环法则中,一切都是自由意志的选择,是个人栽种的结果,与死后奖惩无关。所有的行为在行恶或行善当下,即已决定未来的走向,换而言之,人是自己业力的结果…。本片进一步提醒了每个观影的人“生命有限,要珍惜当下”,心怀慈悲善待一切,不怕受伤地去爱,还要及时与自己和他人和解。

地狱无间的恶与罪罚;审判背后的爱与救赎,交织成发人省思的动人之作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